来源:电鳗快报

  来源:电鳗快报

  原标题:恒誉环保IPO悬疑:业绩突变也能上科创板?

  《电鳗快报》/高伟

  5月14日,济南恒誉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恒誉环保)披露了科创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注册稿)、发行保荐书等文件,在冲击科创板的道路上似乎顺风顺水。但《电鳗快报》发现,这家IPO公司在市场饱受质疑,尤其是业绩突变方面,更是让投资者担心,如此“多病”的恒誉环保上市后,投资者的利益谁来保证?

  再等一年业绩会低于上市门槛

  恒誉环保别离新三板改道科创板,虽然去年的净利润超过5000万元,但按此降幅,2020年业绩或低于科创板上市门槛。市场质疑:公司在经营上的不稳定性,不适合其急于闯关科创板。

  2019年,恒誉环保营收和利润还出现了双降。数据显示,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为2.35亿,较上一年下滑6.75%,同期实现净利润为0.64亿元,同比下降18.38%。尤为注意的是,去年上半年净利润为0.42亿元,以此推算去年下半年仅仅实现净利润0.22亿元。公司盈利能力正出现迅速下滑。按当前的疫情影响,2020年业绩降幅大概率超过2019年,2020年净利润大概率会低于5000万元。

  实际上,恒誉环保主营业务综合毛利率却连年下滑。数据显示,2016年-2019年上半年的报告期内,恒誉环保的营收分别为3812.79万元、5288.63万元、2.52亿元和1.34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529.83万元、1205.99万元、7893.99万元和4154.55万元,主营业务综合毛利率分别为57.73%、53.22%、46.12%和44.18%。

  据《电鳗快报》了解,恒誉环保选择的具体上市标准为《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上市规则》第2.1.2条第一款:“(一)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两年净利润均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人民币5000万元”。 也就是说,恒誉环保冲击科创板的同时,实际业绩实际上已经不满足上市条件。

  主要客户主业停摆暗藏危机

  除了业绩上的变数,恒誉环保客户过于集中也是心中的痛。其中,核心业务仅一家客户;主营业务几近停摆下,新核心业务尚未形成。

  通过招股说明书不难看出,恒誉环保还存在客户过度集中的问题。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恒誉环保通过前五大客户取得的营业收入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100%、100%、98.47%、100%。其中,通过第一大客户克拉玛依顺通环保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顺通环保”)取得的营业收入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总额的比重分别为100%、66.07%、64.45%、66.84%,客户集中度较高。

  单个客户的销售量较大也让企业的抗风险能力变差,目前来看,这一块也是监管层对IPO企业重点审核的风险点所在。值得一提的是,第一大客户的顺通环保因工程建设事项纠纷,于2019年10月被法院裁定冻结银行存款2140.62万元;第五大客户湖南桑德恒誉再生资源科技有限公司是恒誉环保参股公司,因资金困难经营陷入停滞,据招股书披露,恒誉环保对桑德恒誉应收的1200万元能否收回仍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

  自2016年开始恒誉环保转而大力拓展国内市场,同时将业务重点调整在污油泥、废玻璃钢、生活垃圾、生物质等废弃物处理领域,而此前一直作为主业的废轮胎裂解生产线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均未产生任何收入。2016年,恒誉环保营业收入为3812.8万元,其中,污油泥裂解生产线的销售收入为3760.7万元。2017年废轮胎裂解生产线才开始产生收入,2017年到2019年废轮胎裂解生产线收入分别为601.40万元、6215.74万元、1727.99万元。

  恒誉环保曾作为主业的废轮胎裂解业务近年来发展一般,而污油泥等新兴业务目前也仍处于初始期,在招股书中,恒誉环保表示,该市场形成规模化尚需时间,从国家政策引导到下游市场逐步改变、进而形成新兴的规模化市场,仍需要时间过渡,因此也导致了下游市场的发展阶段对公司业务构成影响的问题。因此,目前公司的有机废弃物裂解业务的未来发展能否顺利也是一个未知。

  疫情冲击到底有多大

  今年一季度的新冠肺炎给全球经济带来的影响,至今无法估量。《电鳗快报》注意到,大多数公司的海外业务目前尚处于停滞状态。“受诸多因素影响,项目合同在执行过程中可能出现合同内容、合同金额的变更调整,甚至出现客户要求延长交付期、暂停或终止合同的风险。项目合同能否顺利执行,将对公司经营状况产生较大影响。”恒誉环保在招股书中也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上市委本次对恒誉环保审核意见及问询的主要问题集中在公司的技术路线及生产模式上。公司采取外协生产为主、自主生产为辅的生产模式,仅进行设计并提供技术参数和制造图纸,委托外协供应商具体从事生产,且存在单一产品向单一外协厂商采购的情形;拟募集资金转为自建生产线。要求公司说明主要通过外协厂商进行设备部件生产过程中是否存在核心技术的泄露风险?

  市场就此质疑:疫情影响,客户订单缩水和巨额欠款收不回,各种不确定性的增加,极有可能让公司业务停滞,而这种风险恒誉环保却没有在招股书中充分提示。

  不得不说,恒誉环保这次是铆足劲冲击上市,实际上背后是资金流的危机使然。

  公司缘何急于冲关科创板?除了业绩“时不我待”外,公司十分缺钱,且不断融资,这次IPO不过是融资的一个方面。据了解,公司在新三板挂牌期间,曾完成两次定增发行:2017年1月,恒誉环保完成定增发行111.11万股,每股价格9元,合计融资1000万元,按当时转让价格计算,恒誉环保定增后估值约为2.80亿元;2017年11月,恒誉环保完成以每股19.29元定增发行155.52万股,合计融资3000万元,按此计算,恒誉环保定增后估值约为6.30亿元。此次IPO,公司将获得募集6.33亿元,几乎与上次的定增持平。且此次首募资金主要用于补充流动资金项目。数据显示,目前,公司经营性现金流为负,去年上半年为-2454万元。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